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你说你孤独


就象很久以前


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歌或哭》海子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 书剧混乱背景

恶化篇·第一章: 人间烟火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你在闹,我在笑。

张扬的丛丛红花中,别具一格的立起了一间绿色的竹屋,还别有心思的圈出了一圈院子,竹屋升起缕缕袅袅的烟火,院子的偏房是个厨房,柴火噼里啪啦的在灶坑里燃烧着,铁锅里煮的奶白的汤里翻滚的黑白交杂的鱼肉;院子里搭了一间小小的凉棚,一张小桌,三两只杯子倒扣在桌上,玉色的壶里是新泡好的茶水,清香隐隐约约飘散在院子里……

远处不小的动静惊起阵阵飞鸟,宽大的下摆略过盛长着的杂草,不沾染半片落了根的草叶,草叶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之时,银发红衣、俊美无俦的男人大喇喇的走进院落,径直走到厨房的门口,自然而...

+

【生哥24h·22:00】【生面】粉墨登场

       22:00  丸子准时为你报点

   OOC预警 / 黑道大佬生×鬼王戏子面

  

  胜者成为正义的使者受人喝彩,败王狼狈退离的远走他乡。

  东江是个好地方,碧绿的山,清澈的水,还有这世间最帅气的情郎。

  夜尊带着一身的血污,灰头土脸的流落到离着龙城十万八千里远的东江,身上一道比一道疼、尤其是胸口那道透心凉的伤口几乎每夜都疼得他难以入睡,有时不算难挨的时候,他看着月亮枯坐到天明;有时疼的他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拖着一身的伤口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着,总是会碰上几个走夜路的...

+

【翻身计划】【勤迟】偏爱

接上一棒太太 @吃橘子的只只 

初次见你,一见如,眉目成书。

有请下一棒太太 @居居复居居 

----------------------

清水文被屏我也是很委屈了,走了链接,希望挺住,挂了就不补了吧,被腰斩的后续会补出来的,会补的

第一次写勤迟这对,改了又改,写得不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哈 ₍ᐢ⸝⸝›   ̫ ‹⸝⸝ᐢ₎

+

@浮生岂似风中雪 发图为证,生哥生贺见,0907我小丸子就要教你怎么做糖!!!(撸袖子.jpg

+

温柔的旁白君三

联文

前文:

          

————————文——————————

    手心还残留着弟弟的体温,明明是微凉的温度却灼得沈巍手心发烫。光滑细腻的手感烧的沈巍有些心猿意马。

   【弟弟果然不该穿这么有失体统的衣服,领子太低了!】旁白君缓缓说道。  

    随着空气里旁白君的解说,夜尊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一挑眉,莫名其妙的问着沈巍:“所以,我领子到底哪...

+

【面的后宫】【生面】爱你就像爱生命

一发完 / OOC预警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在我的人生里停留很久,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你会成为我的整个人生。』

    罗浮生23岁那年错过了帮派约架,这就直接导致了他成为“大哥”时间又往后推迟了好几年。

    原因是他和罗诚在开着租来的车子去码头的路上撞到了一个白袍人,当时那个情况,虽然说是打架快迟到了,但是本着人道主义,罗浮生想了想还是下车去把白袍人扶了起来,原本打算的是顺便检查检查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的话就让这倒霉蛋哪凉快哪待着去!然后程序进行到第一步,把人扶起来之后...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书剧混乱背景/OOC预警

第五章: 新的开始

   沉重的铁链嗒嗒拉拉的摩擦着地面,发出“沙沙”的粘稠的声音。

   有人身上缠绕着粗壮的锁链,如墨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遮住了大半张脸,“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低声哼唱着,吸引着好奇的生物。

   一只落了单又长得瘦小的鬼族循着哼唱的声音摸索过来,好奇的伸出一团黑雾的爪子,想要撩开挡住脸的长发,可是还没等看清楚男人的脸,就被一个骨节分明的手钳住了喉咙,“咯咯……咯……”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挥着黑漆漆的小爪子使劲儿拍在那只好...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第四章:病变

    “广西曼陀罗花,遍生原野,大叶黑花,结实如茄子而遍生小刺,是为毒物。盗贼采,辅以其他,制干,以香炉焚之,可使人心想事成,可成瘾,则人趋之若鹜。”——《岭南代答·胡匪篇》

    窗明几净,落日的余晖撒下一层金粉,为城市披上了薄薄的金纱。

    晚风吹过,轻轻地掀起窗帘,又轻轻地放下,掩上了外面的瑰丽暮色。

    房间里,沈巍失神地看着着面前升起的袅袅绕绕的青烟。黑色的干花焚于...

+

【巍面】沈巍的盒子(生贺文)

一发完·糖/赠 面面/夜尊出道一周年快乐        


    嵬和面面年少失散,再相遇的时候,嵬变成了沈巍,面面成为了夜尊,两人刚一见面还没说几句话,夜尊就被天柱镇压了,沈巍独自在世间跋山涉水,负重前行的生活了一万年。

     ……

     两星大战最后以双方缔结和平条约作为结束。

    夜尊在第32次去沈巍家做客的时候,一向谨言慎行的他不小心犯了一个...

+

【生面】在下别开生面,请指教!(1)

生面互换灵魂梗/OOC

   当第八个看守天柱的士兵垂头丧气、捶胸顿足地走进地君殿,哭天抹泪的请求调换岗位的时候,摄政官抬起他那耷拉到下颚骨的眼皮认认真真地看着那个士兵半晌,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天柱那边好像出问题了。

     小老头摸着他那和头发一样浓密的络腮胡子,稍作思考之后,打算先前去查看一番。

    罗浮生前一天睡觉前还在和罗成商量第二天要先他的老对头胡奇一步,抢下金沙街的控制权,然后等到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黑漆漆的,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没睁开眼睛,等到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压着一动也不能动...

+

【巍面】关于《病变》的一些解释说明

   『一切的一切,源于沈巍的失控。』

    嵬和夜尊,年少失散,嵬被贼酋扔下山崖后,遇到了昆仑,而夜尊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被贼酋带走了。

    故事从大战的结束开始,由沈巍的失控而引发一系列的事情。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所有的伏笔和剧情都只是为了导向最终的那个结局。

    沈巍的发疯不是偶然,只是夜尊的死亡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一个从破碎到治愈的故事,经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创伤,要一点一点深入剖析之后,靠着你的爱来慢慢愈合...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第三章:真相是假

      惊雷划过夜空,照亮了黑暗中,贼酋充满惊惧的脸。他害怕的不停磕着响头,“嘭”“嘭”,骨肉撞击的坚硬的地面上,血水从毛孔里渗出,想活下去的人啊,卑微地求饶着:“大人,大人饶了我,是我不是人,是我欺软怕硬,是我恃强凌弱……过了这么久了,大人绕过我吧,我一定再也不出现在大人的视线里……”
    黑袍人握着一般精巧乌黑的小刀,阴沉不带任何情绪的昭告着贼酋的结局
     “蛊惑人心,掀起战争,拆散家人,欺压弱小……按罪,当碎尸万段!”
 ...

+

【巍面】那件关于给孩子的取名的事

戏精沙雕面 X 二十四孝巍

OOC沙雕文预警/一发完

   夜尊最后被沈巍接回了龙城的家,他歉意的对特调处众人说:“夜尊是我的弟弟,这诸多的种种,终究是我当年弄丢了他,导致他没能在一个良好的环境里长大。夜尊犯下的错,我也是要承担一半的,今后,我会好好陪伴他,好好照顾他……”

   词词句句真情切意,特调处众人在知道了夜尊的过去之后,也是纷纷表示同情心疼夜尊的遭遇,不仅在夜尊搬进沈巍的公寓那天举办了颇为热闹的入住欢迎会,还送了不少礼物来表达对面团子的喜欢,赵云澜还特地找他姐夫给面团子办了个户口,就办在沈巍名下,名字也改了,叫沈面。...

+

【生面】占tag致歉(说个脑洞)

看了《你的名字》引发的脑洞,

夜尊x罗浮生
面面和生生互换灵魂,

当传销头子遇上黑道大佬,

面面凭着他独特又迷人的优雅气质和不俗的口才把洪帮从东江第一黑帮发展成了江东第一传销基地,信徒遍布整个东江,风头无两。

生生负责怼天怼地怼沈巍怼特调处怼海星鉴,各种怼怼怼怼怼,

有撞梗吗?

没有的话我开始动笔啦~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第二章:有人在回忆里生根发芽

   夜尊成为了沈巍的秘密。

  那天阳光正好,沈巍下班回家,走到家楼下的时候,看到夜尊坐在楼下的长椅上,冲他笑的暖软,他说:“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你愿意收留我吗?”

   沈巍笑了,自大战结束这半个月来,最真心实意的笑,笑的如释重负,他的弟弟没有丢下他,真好,他不是独自一个人,真好。

   真正的住在了一起,沈巍才明白曾经万年的孤独是多么的可怕,如今,下班回到家,等待他的不再是空荡荡的房子,他的弟弟会在第一时间跑到门口,给他一个大大的...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第一章:斩三尸成圣

       古籍所云:“ 存活于世,身有三尸,以自身为凭依,斩断贪,嗔,痴方可成圣。”

       大不敬之地,无尽的黑色土地上滴滴答答的留下一串红色的脚印,白袍者步履蹒跚的走向位于大不敬之地中间的石洞。万年的光阴流转,这山洞倒是没什么变化,依稀是记忆中的样子。

       白袍的鬼王举步维艰的走到石洞里的石床前,咚的一声,...

+

【巍面】病变(全员黑化)

OOC预警
楔子

     双生鬼王出生于地底深处的大不敬之地,从嵬有记忆开始,周围除了黑暗与泥泞,就只有残暴嗜血的低等鬼族在互相厮杀,周围低级又丑陋的幽畜虎视眈眈。所以他对这块土地基本没什么归属和热爱,甚至感到厌恶。庆幸的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茕茕孑立,在他的身后,有一个软糯糯奶乎乎的小面团子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甜甜暖暖的叫着他一声又一声的“哥哥。”

     在记忆里,最初的最初,你睁开双眼看着我,明明身旁只有黑雾缭绕,可是我却仿佛置身于三千星河之中。

   ...

+

碎碎念(像个脑洞)

沈巍,你看着我,

你看看我这一头白发和额上这道伤疤,

还有你这一身的鞭伤和胸上这道冰锥,

我们要怎么重新开始啊!

+

© 呐,丸子大人啊~🍡 | Powered by LOFTER